經濟部工業局|ISO 50001 logo

宏洲窯業

擺脫磁磚工廠總是煙霧瀰漫的景象,宏洲窯業的廠房整潔、通風,甚至被許多影像團隊相中,前來租借場地,作為歌手拍攝MV的場景。濃濃的工業色彩,在鎂光燈的照射下氣勢磅礡,絲毫未見老舊廠房的髒亂塵垢。

文/凃心怡 圖/黃建彬

宏洲窯業
高能耗產業的綠色奇蹟

20多年前,台灣曾是全球第三大磁磚生產國,擁有近100家磁磚工廠,總生產線超過300條。然而,面對海外市場的低價競爭,台灣窯業的危機排山倒海而來,宏洲窯業股份有限公司意識到唯有轉型,開拓出另一番優勢,才能帶來復甦的可能。

「我們是一個高能耗的產業。」走在轟轟作響的工廠中,宏洲窯業總經理吳忠治精闢點出窯業在生產製程上,最難突破的瓶頸。宏洲窯業的窯爐長達92.4米,光是要預熱至生產的平均溫度,在正式作業前2天就得開機運轉。吳忠治解釋,「需要將近2天的預熱,才能達到1,200度的作業均溫,而開始作業後,機器就得24小時不停的運轉,直到產品燒製完成。」

雖然宏洲窯業的噴霧乾燥塔已從重油改為使用天然氣做燃燒,但其他設備──球磨機、攪拌機、烘房風車等,都是以電力驅動的大型設備,「設備大,驅動力就要夠,因此瓦斯跟電的用量絕對不會低。」看著每個月水電及瓦斯帳單上的數字,吳忠治無奈地說:「每個月的瓦斯費至少都要數百萬,瓦斯單價只要調整幾毛,當月的盈虧就會瞬間被翻轉。」

宏洲窯業為達到環境友善,生產製程朝向智慧化與自動化管理,將設備改善為變頻控制,可依照作業需求調整設備運作時間,降低運轉時 數以節省用電。

高能耗窯業 險峻中求生存

降不下來的生產成本,讓宏洲窯業在國際競爭上怎麼也爬不上去。吳忠治分析,宏洲窯業成立於台灣建築業最茂盛的時期,自1976年至今,歷經幾次的不景氣、建築業停擺,始終在艱困中屹立不搖,然而在2010年台灣與中國簽訂《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》(簡稱ECFA)之後,情勢就越來越險峻。

「在ECFA受創產業名單上,我們磁磚業是排名第一。」吳忠治感嘆地說,大量且低價的磁磚進口台灣市場,本土窯業根本無力抗衡,「因此當時我們就在思考,該怎麼做,才能讓我們這40多年的老品牌生存下來。」

降低能源成本,成為宏洲窯業首要的切入點。小至隨手關燈,把照明設備換成節能的LED照明,大至將原本使用的重油替換成天然氣,並運用電力的尖峰與離峰時段,更改設備運轉的時間。但做的再多,吳忠治仍坦言,成效是看不見也摸不著,「這麼做可以幫我們節省多少能源?收集這些數據並不容易,沒有實際數字的佐證,很難讓我們在執行的過程中有更明確的方向。」

收集能管數據 看見成效更有信心
宏洲窯業將生產製程納入智慧化能源管理,並將監控螢幕置於觀光工廠,開放遊客觀摩、檢視設備能耗狀態,讓參觀者能實際感受到宏洲窯業對節能減碳的決心。

烏雲密佈也有撥雲見日的一天,宏洲窯業尋求專家協助,在2013年經工業局輔導後,導入ISO 50001能源管理系統,節省過往人工紀錄的成本浪費,也能聚焦檢討每項設備的能耗情形。體會到能管帶來的實質效益,宏洲窯業於2年後接著導入智慧化監控系統,開始收集能源管理系統的數據,有系統性地計算節能效益。「例如球磨機原本1小時耗電150度,加裝變頻器後,1小時的耗電量降到90度,」吳忠治笑說:「有數據清楚的佐證,讓我們更有信心。」受到鼓舞的宏洲窯業,更大舉投入超過4千萬元的經費,針對能源問題改善設備。

除了為球磨機、攪拌機、冰水系統附屬設備、烘房風車、輸送帶、窯爐風車等全數加裝變頻器,他們也將研磨機內的轆斗更換為高鋁球石,對比以前密度僅2.5 g/cm3的法國球石,原料研磨時間長達21小時;密度3.2 g/cm3的高鋁球石僅需10小時就能完成研磨工作;另一方面,廠內的熱風發生爐也從原先臥式改為直立式,不僅能加強保溫效果,也能改善熱能損耗的缺點。

指向廠房天花板上的大型管道,吳忠治解釋,這些蜿蜒的管線,可是循環經濟重要的一環,「我們將窯爐產生的熱能透過這些管線回收以輔助噴霧乾燥,還能用這些廢熱作為生坯烘房燃燒機的熱空氣,大大減少這兩個流程的熱能使用量。」

投入的心血,從每個月的瓦斯費和電費帳單上就能得到回饋,吳忠治笑說,光是瓦斯費就從原本的500萬元降低到350萬至400萬之間,「電費的降低、故障停工損失下修,確實替我們省下不少成本支出。」

宏洲窯業總經理吳忠治(後排右1)有感於窯業轉型勢在必行,加強技術提升及貫徹綠色企業的理念,帶領宏洲窯業成功從製造業走出另一番觀光服務的前景。

改革翻新 軟硬實力並進

生產線朝節能方向發展,對於環境整潔的維護同樣也不遺餘力。2011年,宏洲窯業成立觀光工廠,大膽地打造一條直達製程核心的空中走道,讓遊客得以近距離的觀看磁磚生產製程,「很多客人進到工廠的第一句話就是:『你們工廠怎麼都沒有灰塵,好乾淨!』」談起零粉塵的工廠環境,吳忠治驕傲地說,「我們在粉塵容易散溢的地方都做了回收系統,之後再將回收的粉塵及廢料運回材料端,按比例回收再利用。」

宏洲窯業為降低研磨能耗,以高鋁球石取代,利用材質特性提升研磨效率,以減少研磨時間與用電量。

「目前的市場趨勢跟以往已經有很大的區別。」吳忠治表示,以前建商會找成本最低的供應商,但現在人人都有環保的觀念,「廠商希望可以跟客人拍胸脯保證,他們是有能源管理驗證的,尤其是歐美國家更是重視。」吳忠治認為,一味的降低成本,對於產業的發展並沒有幫助,無論再怎麼低價競爭,台灣窯業的成本仍然難與東南亞、中國,或是新崛起的印度比拚,「所以能源管理便成為拓展外銷的優勢之一,除了在節能的部分想方設法降低成本,同樣也得增強自己的軟實力。」

就如早年的噴墨機只有單一顏色印刷,在印刷前還得先製作網版。為此,宏洲窯業購置新式的數位噴墨機,採用360萬畫素的六色印刷,「過去1片網版只能印1萬片的磁磚,現在只要將數位圖檔輸入電腦,就可以無限次數的印刷,一方面可以節能並降低成本,還能提升設計實力。」新式的數位噴墨機為創意設計開啟了更多可能,吳忠治也對窯業的未來充滿信心與願景,43年的老品牌搭上改革列車,正駛出一條不同的路。

宏洲窯業擁有全台灣最長的自動化一次燒成滾軸窯,約有92.4公尺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