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濟部工業局|ISO 50001 logo

台灣水泥

一般人對水泥的想像,總是停留在灰濛濛、塵土飛揚的景象中。然而國內水泥業產業龍頭台灣水泥,為了扭轉水泥業在社會上的負面觀感,於20年前建置花蓮和平廠時,便針對環境友善做了長遠的規劃,也奠定今日發展綠色循環經濟的基礎。

文/凃心怡 圖/楊仁甫

台灣水泥
做環保當練功 二十年養成真功夫
台灣水泥能源管理執行團隊,為環境保護竭盡全力。

「早在建廠之初,和平廠的設計,就是要達到零廢棄物工業區的目標。」談起2000年底正式啟用的和平廠,台灣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和平廠副廠長陳技竫笑著解釋,之所以稱為工業區,是因為這裡可不單純只是生產水泥而已。

除了水泥廠,和平工業區同時還擁有礦山、火力發電廠以及港口。在建廠設計時,便規劃將這4項製程相互交融,形成互利共生的環保工業園區。陳技竫強調,和平廠的水泥自開採之際,就已經進入綠色運輸系統的一環,「礦石開採後會直接送進豎井,以密閉式輸送系統運至水泥廠,最後水泥產品也是透過密閉輸送到港區裝船、發貨。」此種特殊的「山頂平臺式階段開採豎井運輸法」,安全性高、產能大,對於植被破壞面積也較小,比起傳統的開採方式,對環境的衝擊相對降低許多。

不僅是水泥製程的改善,廠區從原料開採到產品封裝,前後距離加總起來僅有3.7公里,更大幅降低運輸過程的碳排放量。陳技竫笑言,和平廠在水泥業中,可謂是走在環保的浪尖上,「當時我們的目標遠大,這樣的基石讓我們這20年來,得以在綠色經濟上奉獻心力,成為最頂尖的水泥廠。」

從好到更好 水泥大廠的難題

但光是仰賴基礎還不夠,台泥也想做得更好,在節能減碳上更上一層樓。為了找出著力點,台泥針對能耗仔細分析比對,發現最為耗能的在於煤炭使用。於是台泥將熱能多次轉化,從第一段旋窯需要攝氏1,500度的高溫,第二段移至預熱機為生料加熱,第三段還有300多度的熱空氣用於發電取代外購電力,後段的餘熱進行原燃料乾燥,最後則進入到水泥庫發揮保溫乾燥的成效,除了能避免水泥受潮,也不需要額外加裝加熱設備與除濕設備。

然而即使用盡心思,成效卻越來越有限,「我們從建廠之初就開始投入能耗管理,現在要再往上爬,勢必會越來越困難;另一方面,我們的作法也比較片面,沒辦法做有效性與整體性的考量。」陳技竫舉例說明,「製造部門會根據自己部門的需求作設備維護,電務部門也從自己的部門找到問題,但在沒有統合以及具體數據的分析之下,就可能產生我們去改了A設備,結果卻影響了B設備,使其能耗增加,改善效果變得更加受限。」

系統性切入整合 目標更明確
台灣水泥落實能源管理,也做好環境的維護,一掃大眾對水泥廠的負面印象。

眼見瓶頸難以突破,台泥決定尋求專家的建議,在工業局的輔導之下,完成了ISO 50001能源管理系統建置,並將製造、工程以及電務3個部門統合。「智慧化的數據能清楚的顯示,執行改善某一個區塊時,是將整廠帶往好的方向,還是讓耗能狀況陷入惡劣情勢,而我們也能從這些指標以及量測紀錄做改善,了解之後的節能工作該從哪個方向著手。」職業安全衛生組資深副理蕭志政進一步解釋,「原本各自為政的幾個部門,經由能源管理系統整合起來,藉由全面性的架構去了解並設定共同的節能目標,這對降低整體能耗的幫助是顯而易見的。」

透過能源管理系統的輔助,台泥找到他們的首要目標,將改善重點放在空壓機系統的調整。陳技竫坦言,以往他們總認為,只要將機器維持在最佳狀態,並能有效運作,就不會造成能源的耗損與浪費,可是當能源管理系統數字呈現出來之後,他們的觀念徹底被翻轉,「設備的使用有平均基載,偶爾會需要更多的量,以往我們會為了應付變動性的產量,採用擴大機組以滿足生產,但同時卻也增添能源上的負擔。」

於是藉由專家的帶領,台泥逐年汰換老舊空壓機,並選購具備高效能的新型螺旋式空壓機,同時也考量基載以上的變動選擇變頻式空壓機。如此一來,便能依據不同階段的需求,有系統地操作設備,避免不必要的能源浪費。即使空壓機的能耗對於水泥廠而言,比重並不大,但攤開電費數據,陳技竫仍笑說:「這部分執行之後,確實替我們省下了不少的電費支出。」

台泥在硬體設備上,以能源管理的角度,逐步改善機器的使用方式,達到降低能耗的目標;另一方面,也不斷教育訓練員工,平時培養隨手關燈、重複使用紙張、廠內騎乘自行車及上下班通勤、使用環保碗筷的環保習慣。為了以身作則、帶動員工為環境盡一份心力,廠內辦公室將耗能的T9燈管更換為LED,並配合日出與日落時間調整照明設備的使用時間,宿舍鍋爐也在離峰用電時段才啟動加熱。

工廠變公園 讓水泥擺脫污染代名詞

不僅是隨手做環保,台泥為降低對環境造成的傷害,遠赴國外取經、引進新技術,結合國內工業技術研究院研發的碳捕獲技術,利用石灰石做為吸附劑,有效將煙氣中的二氧化碳捕獲,從中取用因多次反覆吸收脫附而失去活性的石灰石,成為水泥生產的原料,成功達到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與降低水泥生產成本的雙贏局面。

數年來的努力,逐漸展現成果,蕭志政笑容滿面地說:「中國近年對於高耗能、高污染的水泥第一端產業大刀開鍘,但台泥成功的環保策略,保護我們未被淘汰;而土耳其看到我們在台灣對環境保護的成效,也張開雙臂歡迎我們設廠投資。」被視為典範廠、吸引國內外業者前來參訪的台泥和平廠,依山傍海、綠地廣袤,甚至有訪客驚問:「你們這邊是工廠嗎?是公園吧!」

擺脫負面的形象,台泥正走在一條艱困的翻轉之路,蕭志政自我勉勵地說,「創新是很痛苦的,但是台泥不會抗拒創新。」將環境永續經營視為練功的台泥,不斷在循環經濟上為社會貢獻、竭盡對社會的責任,也讓客戶能用到品質更好、能耗更低的優質水泥。

台灣水泥和平廠依山傍水,在資源開發的同時也強調環境友善,致力於維護自然景致與生態。